客服热线:0571-82635788

湖北棉纺织业正在重新崛起

2006-09-04 12:36:41评论:0来源:纱线网   
核心摘要:编者按:一个在纺织大省从事行业管理工作三十多年的老同志,接受了中国纱线网的采访,他怀着深深的纺织情结向我们讲述了湖北棉纺织业的兴衰与发展,让我们看到了湖北棉纺织业正在重新崛起,下面就让我们通过王果刚主

编者按:一个在纺织大省从事行业管理工作三十多年的老同志,接受了中国纱线网的采访,他怀着深深的纺织情结向我们讲述了湖北棉纺织业的兴衰与发展,让我们看到了湖北棉纺织业正在重新崛起,下面就让我们通过王果刚主编的采访认识一下湖北省棉纺织行业协会秘书长王洪章先生。

[[image3]]

王果刚:秘书长,我们已经是老朋友了。谢谢你接受中国纱线网的专题采访。我们的采访是一种随意宽松的聊天。你能就你在这个行业工作三十年的体会和大概地介绍一下湖北的纺织情况?就是站在协会领导的角度,说一下湖北纺织业过去、现在和将来?
    如果与全国其它地区做个比较,湖北纺织有什么特点和优势,也可以谈谈存在什么问题,站在协会的角度还能做些什么工作,我也是来向你学习的,我们两个正好可以站在协会的角度,一起来聊一下探讨一下。

王洪章:这个话题很广,我们俩坐到一起,应该是有共同话题和语言的。因为我们有很多相似之处。相同的你我都是从专业学校出来,也都是兼做协会工作。我和你不一样的是,你是学校毕业后就到基层然后一步步地干,而我是从学校毕业就到了机关,也就是过去省纺织局。我之所以能在机关一干几十年,经历无数次改革,初衷不改,是因为我和你一样,爱这个行业,而且爱得非常深,不知道我们爱的共同点在哪里,反正我是“六爱”纺织:我爱她忍辱负重的良操;我爱她善待众生的美德;我爱她多姿多彩的形象;我爱她雅俗兼容的气质;我爱她宽容大度的胸怀;我爱她悠长永久的清香。

王果刚:很精彩,听说你写过一本书?

王洪章:没写书,也不精彩,动了真情是真的。只是凭多年的工作感受,对这个行业有了较深的了解,写了一点关于湖北纺织的资料,自己线装的。《前言》的副标题就是“我爱纺织”,也算是自作自序吧!记得开头是这样写的:纺织,不仅引导了各国工业化的潮流,而且还相伴了人类进化的历程。千百年来,几多风霜雪雨,几度沉浮兴亡。凭着她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厚重的感情积淀,她不计荣辱得失、不争名利地位,以美化人类为己任,不辞辛劳地装点着人间万象;她不惧寒风凛冽、不怕大雨滂沱,象一朵永不湮灭的浪花,不知疲倦地闪烁在历史的长河里:人类的文明,凝聚着她的心血;时代的变迁,记载着她的演绎;社会的进步,深烙着她的脚印;科技的发展,蕴含着她的功绩。她和现代的服务、房地产一样,是一种包罗万象的产业;她和永恒的琴、棋、书、画一样,是一种通今贯古的语言。
    举例说吧,在我爱她悠长永久的清香里,我就谈到:当今尽管快速激烈的社会变革,引起了人们生存状况的变化和精神灵魂的激荡,人的一切都可变:人可以不吃山珍海味而改吃瓜果野菜;人可以不坐飞机火车而改坐马车木船;人可以不用手机网络而改用书信驿站;人可以离开电视机而重新回到篝火旁。但人,绝不可以不穿衣服而重新回到山洞里。因此,没有谁能取代她!也不会有谁取代她!尽管在她的前头,可能布满荆棘和还有狂风暴雨,她会被剌破头皮、碾着尘泥,但她的追求依然,清香如故。
    如果你真的认为精彩,我可发到你邮箱,让你见笑吧!

王果刚:哈哈,出口成章!你当时怎么想到以此种方式抒发情感?

王洪章:这东西写于2002年。你应知道,当时正是纺织行业“断臂”调整期,也可以说是有感而发吧!

王果刚:我想知道,湖北在中国纺织发展历史上处于怎样的地位?它的发展进程你熟悉吗?

王洪章:湖北纺织是近代纺织工业起源最早的, 是以湖北棉纺织业为基础和主导发展起来的。自起源以来,就一直伴随着我国工业化的进程,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走过了一条艰难曲折的发展道路。是中国纺织的发源地和老基地之一,更是湖北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之一。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特别是改革开革开放以来,为湖北增加财政收入、积累建设资金、提高创汇能力、吸纳社会就业、带动农业和支持相关产业的发展等方面,一直发挥着重要作用,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贡献。
    我查过许多资料,湖北纺织业的发展历史悠久,早在明代,棉布在湖北的使用已十分普遍,制线业亦随之兴起。到清代,手工棉纺织业成为全省农户的主要家庭副业。可以说湖北纺织业是源于明朝、胚于清末、兴于民初、衰于民末,发展于新中国成立之后,壮大于改革开放以来。
追溯湖北纺织100多年的发展历史,大致可以分为八个阶段。即:起源创办阶段、初期发展阶段、冲击衰落阶段、恢复与改造阶段、调整与提高阶段、破坏与建设阶段、改革与发展阶段、调整与提升、提升与壮大等九个发展阶段。
    建国后,湖北棉纺能力从建国之初的从14万锭到今天的700多万锭,共经历了六个发展阶段。
前四个发展阶段,我认为湖北纺织走的是规模扩张的粗放型发展道路,靠生产能力的扩大,奠定了湖北纺织大省的地位;后两个阶段走的是调整提高的集约型发展道路,注重的是产业素质的升级与提高,迈开了建设纺织强省的步伐。
    以棉纺织规模变化为例,经过第一阶段后,湖北棉纺织的纱锭和布机分别比建国初增长了123.17%和563.16%;经过第二阶段后,又比第一阶段分别增长了57.41%和7.94%,经过第三阶段后,又比第二阶段分别增长了153.94%和205.88%,经过第四阶段后,又比第三阶段分别增长了218.2%和87.5%。经过第五个阶段后,比第四阶段末的1997年分别下降了16.72%和36.28%。第五阶段的发展,虽然规模能力减少了,但经济运行质量明显好于1997年,经济效益创近十年新高。经过第六个阶段后,规模、水平空前,五年能力翻了一倍多。
    湖北纺织粗放性发展,主要集中在两个时期。一是1978年前后,由于纺织产品“卖方市场”的特征依然突出,供不应求的市场紧张局面一时难以缓解,湖北形成了“无纺不成县”,“无纺不成市”,“要致富、先上纺、再织布”的发展纺织工业的强大氛围。尽管1983年国家取消纺织品的票证供应,即宣告了中国人民缺衣少被的历史巳经结束、发出了纺织工业总量过剩的信号,但在仙桃、汉川、天门三市创下“四个当年”(当年立项、当年施工、当年投产、当年见效)的棉纺厂建设速度后,仍进一步激发了各地、市、县纷纷投资棉纺织业的热情,而且投资范围涉及工、农、兵、学、商各个行当。短短几年,在湖北境内,小纱厂遍及城乡,小布厂星罗棋布。到1985年,棉纺锭增到195.56万枚,又比1978年增长57.7%;棉布织机增到6.18万台,比1978年增长48.5%。二是1994年前后,纺织品市场在“89动乱”回落后的急剧回升,使得纱布产品又恢复了24K黄金的美名,加之商家违背规律的炒作,不顾后果的囤货,加剧了棉纺织行业的升温,湖北“棉纺热”再掀高潮。到1997年,湖北棉纺织企业发展到174家,棉纺锭增到394.57万枚,又比1985年增长102%;棉织机增到7.8万台,比1985年增长26.21%,规模创下了历史之最。

王果刚:现在湖北纱锭是700多万锭,在国内是排在第三位?

王洪章:湖北纺织在计划经济时代是全国的十大产区之一。现在依然是我国的纺织主要基地之一。尤其是湖北的棉纺织行业,发展速度之快。2000年调整完毕我们是328万锭,2005是发展到700多万锭,这个发展速度是非常快的,而且也不是低水平的重复延伸。布机到九十年代是8万台左右,经过两次大的调整,83年后开始走“减量增值”的路,就是窄幅改宽幅。在这个过程中,湖北的布机下降到了5万台左右,现在我们的布机又达到了7万多台,应该说“量”和“质”都有了飞跃发展和提升。这说明湖北棉纺织行业的整体能力是很大的。700多万纱锭,在全国排不了第三位,排第四、五位总没问题吧!

王果刚:现在新增的布机应该全是无梭的?

王洪章:其中无梭织机1万多台。现在新增的纱锭肯定是最新的,新增的布机肯定都是以无梭织机为主,但是有一种事实不可否认,有梭织机不会象锭子那样敲掉,有梭织机物质不灭,你这个厂不要,我这个厂要,大老板不要,小老板要,作为社会资源总有人要。

王果刚:湖北纺纱、织造能力还是蛮强的,可能服装、印染这些后道上就相对薄弱一些。

王洪章:你看得很准,说得也很对。我也认湖北有些棉纺织企业的生产技术水平,虽不和“两华”比,我是指华茂和华芳,但在国内应该还是处于较领先地位的,比如我们以襄樊三五四二工厂为代表的一批企业的布,能做到每平方英寸经纬纱的根数1500根左右。
    湖北纺织也有薄弱环节,与你们沿海后起之秀存在很大差距。我觉得与你们浙江的差距,表面上差在竞争实力和盈利水平上,实质上是差在市场观念上,差在运行机制上,差在营销模式上,差在自主创新上,差在产业链完善上,差在市场体系发育上,差在外部发展环境上。以产业链为例;湖北现在有700多万纱锭,7万多台布机,十几亿件服装能力,几十万麻纺锭子,这个综合能力应该说很大了,但为什么我们的综合效益总是比你们沿海差很多,而且望尘莫及呢?我认为湖北纺织的产业链不完整,也是重要原因所在。我举两个例子,一是我们存在化纤“短腿”现象。湖北年需化纤短纤约40万吨,但湖北化纤抽丝能力不到15万吨;二是我们存在印染“瓶颈”现象。湖北年产20亿米优质坯布,但印染产量不到3亿米,因此,湖北纺织的整体效益难以发挥出来。可以说你们浙江和其它沿海地区在享受我们湖棉纺织行业技术进步和技术改造的成果。我们在为你们作嫁衣裳。我们无梭织机生产的高难度、高品质的坯布,供你们染整后,你们或出口创汇,或返销湖北服装企业赚钱。由于化纤“短腿”和 印染“瓶颈”现象的长期存在,难以激活行业的综合整体效益的有效发挥。

王果刚:湖北好象有几个大的化纤厂是吗?

王洪章:有的,主要集中在襄樊和宜昌。但整体抽丝能力还不到15吨。

王果刚:你谈到产业链中的市场体系问题,在我的印象中,好象在华中地区没有大型的纺织品的交易场所。小商品市场有,而象钱清、柯桥轻纺城这样比较大的吞吐的纺织品集散基地可能华中地区还真没有。

王洪章:是的,湖北、乃至整个华中地区都没有象钱清、柯桥一样规模和功能的大型纺织品专业市场。我们建设市场提了多少年,但就是成不了气候和规模。我们地处中原,不仅地域辽阔,地杰人灵,南北兼容,而且交通便利,素有九省通衢之称。京广、京九铁路和京珠、沪蓉高等级公路等交通大动脉贯通湖北全境,长江黄金水道肩担中国东西。应该说物流成本低,有利于培育市场。但不知是何原因,市场体系总是难以成熟,交通便利的优势,为你们抢占我们的市场提供了便利。

王果刚:市场要靠培育,需要时间,主要是观念

王洪章:是的,市场要靠培育。在“十一五”发展期间,我们将把市场建设纳入行业发展的重要战略目标加以重视,规划在武汉周边地区,在政府的支技下,建设大型纺织品服装专业市场,培育湖北纺织发展的“加速器”。

王果刚:你谈到“十一五”,“十一五”期间湖北将有何重大举措?

王洪章:要谈大的目标,我们就是要全面建设纺织强省。要谈具体点,那就是实施“双千工程”。

王果刚:何为“双千”?能谈的具体些吗?

王洪章:简单地说,就是棉纺能力过千万锭;销售收入过千亿元。

王果刚:靠什么手段来实现这一宏伟目标?

王洪章:理论上讲,当然是要靠改变发展模式、转变增长方式、提高创新能力和快速反映能力。落脚点还是要靠以此为前提的技改项目作支撑。我们“十一五”规划了投资四百个亿的186个重点技改项目, 一是在长江、汉丹沿线建设棉纺产业带;二是以武汉为龙头,在长江沿线建设鄂东服装走廊;三是建设10大特色工业园;四是建设10大生产基地;五是建设10大产业集群。

王果刚:规划这些大项目投资主体是谁呢?

王洪章:投资主体象你们沿海的都是企业自己投,而我们主要还是依靠银行和招商引资。依靠你们浙江的还有沿海的老板。更欢迎你王老板到湖北再展宏图。投资主体上的差异,也是湖北与沿海的差别。

王果刚:就是吸引外地的资金来进行建设。我想现在湖北纺织国有模式也不多了吧?

王洪章:2000年湖北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是260户,2005年只有73户,应该说加快了步伐。但和你们比,步子仍然太慢。我感觉我们的改制比你们麻烦,没你们顺利,也没你们彻底。其原因不知我分析的对不对,我总认为湖北行业发展与沿海差一个家家户户粗放型发展纺织的阶段,特别是后道加工业,而且湖北企业老板与沿海企业老板也差一个原始积累的阶段。因此,湖北企业在改制过程中,很难培养本土企业家。因为,湖北的企业家没有致富的机会,即便是能力再强,水平再高,但没有资本,有很多改了的也多以承债方式,后遗症较多,真正形成新的机制还是很难的。而你们就不一样,老板自己掏钱买的厂,厂是我的,什么机制都能到位。所以,湖北的中企比重和你们比,还是很高的。

王果刚:与过去的环境有关系。浙江一直以来国家的投资都相当少,就是私营经济的尾巴一直没割掉过,资本主义的尾巴就从来没有割过,你看象东阳挑担子,象萧山收购鹅毛、鸭毛、乌龟壳的,东阳人拿着做的糖与人家去换东西,温州人的鞋,这个可能有关系,就是国家不管的,私营经济的萌芽一直在那里,然后一有机会它就长出来了,湖北我个人看法,计划经济时国家投资湖北是一个重点区域,大型的基础设施项目湖北投入的要比浙江多。这有一定关系。

王洪章:这可能就是湖北大环境上的差距吧!

王果刚:所以象浙江的纺织国有企业还是不多,就那么几家,然后就是乡镇企业、私营经济现在集中在纺织上,他上的时候也是一拍脑袋就上,那个年代谁胆子大谁就能发财。

王洪章:湖北现在的企业,不管是民营还是国有要发展,基本上还是要靠银行货款。

王果刚:浙江就不一样,他原来做生意以后已经完成了原始积累,他有现金了。

王洪章:就是差这么一个阶段,机制变了,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了,不用与人商量,而国有企业是没有一人能说了算的。

王果刚:纺织发展到今天,不管是什么体制,湖北还是有很多优秀企业的。

王洪章:一点不错,湖北的确拥有一批优势企业。象3542工厂、一棉集团、银河集团、奥达公司,裕大华集团、裕波集团、新襄棉集团、乾盛公司、孝棉集团、迈亚集团,银泉公司,爱蒂集团、美尔雅集团、红人集团等企业,它们的发展模式各具特色,以成功的调整,走上了良性发展的轨道,支撑着湖北纺织位居全国同行业和省内各行业前列的地位。
    优势企业必然会有优势产品。 象以襄樊银河集团为代表的高支精梳纱、以3542工厂为代表的高支高密无梭宽幅装饰布、以咸宁银泉为代表的麻棉混纺纱、以武汉爱蒂为代表的针织服装、武汉裕大华集团的汽车装饰面料、仙桃迈亚集团接近欧洲水平的高档精毛纺面料和拉舍尔毛毯、鄂洲多佳集团的休闲服装、黄石美尔雅的高级西服、以稳健集团为代表的医用纺织品、以仙桃彭场镇为基地的无纺布及其制品、以汉川马口镇为基地的缝纫线等十大产品,都是湖北纺织的骄傲,有的巳成为全国知名品牌,有的己在国际上产生了影响。

王果刚:我记得湖北有个安陆是不错的,当时全国学安陆,好象很多名人在安陆呆过。

王洪章:是的,我们安棉有过辉煌的历史,曾是全行业的一面旗帜。原纺织部的很多知名老专家都在安棉工作过。但由于国有企业的弊端,现在困难很大,目前正在改制,相信重振雄风,指日可待。

王果刚:这几年我也接触了不少的湖北棉纺厂,都是蛮厉害的,无论是从规模还是意识上来讲都是挺厉害的。现在最大规模的是哪家企业?

王洪章:现在最大规模是孝棉,目前三十二万锭,预计明年可达五十万锭。

王果刚:有机会我们还想采访几位湖北的企业家。

王洪章:好啊,我在网上看到了你采访孝棉、武汉一棉和宜昌裕波,如你感兴趣,我建议你再采访我们襄樊三五四二、荆州奥达、襄樊银河、武汉裕大华等企业。这些企业无论是产品档次、管理水平,还是盈利能力,我觉得应该说不仅是在湖北是好的,可能在全国也属先进的。

王果刚:湖北的这些优秀企业看起来规模、产品、效益都不错,整个行业呢?

王洪章:如果分析棉纺的单位效益,估计湖北在全国不会太差。但比较整个行业的综合效益,我们就不敌你们了。原因是我们失去了承接行业利润向后道转移的历史机遇,印染太弱,服装发展不快。我们弱在 “滚一下”就产值翻番的印染。

王果刚:我建议三家协会可以联合起来做分析棉纺的单位效益这个工作,但是我感觉从基础管理和功底扎实的角度,浙江可能不能算先进,浙江主要靠什么,就是靠市场、靠后道、靠做生意来弥补这一块。

王洪章:浙江的基础管理功底是扎实的,加之浙江完整的产业链、成熟的市场体系、先进的营销网络,所以浙江棉纺业就能如虎添翼。特别是市场建设问题,就是学不会,你们的经验在我们那“水土不服”。

王果刚:从装备水平来讲,浙江档次不高,与国内的先进水平是有差距的。湖北棉纺的装备水平你怎么评价?

王洪章:我觉得我们省棉纺织业的整体实力并不差。应该说从我们产品的质量、产品的档次、产品的难度,可以说明我们的装备水平正在逐步跟上世界先进水平的步伐。

王果刚:你们有个迈亚,其中有个仙桃做紧密纺的企业,设备档次很高,连细纱机全都是青泽的。

王洪章:是啊,我常说要参观世界先进设备不用到处跑,到仙桃就行了,仙桃迈亚这个厂最先进的紧密纺在他那里,最先进的毛纺在他那里,最先进的经编机在他那里,最先进无梭织机在他那里,最先进印染设备在他那里、最先进的染纱设备在他那里,最先进的西服设备在他那里,它是世界纺织先进机械的缩影。

王果刚:宜昌裕波怎么样?

王洪章:裕波的前身,是原宜昌棉纺织厂和宜昌旭光棉纺织厂,张群生买下两厂后,彻底转换了机制,现已成为湖北大型优势棉纺织企业之一。产品质量和档次,都今非昔比,去年12月,中纺棉协徐文英会长考察该厂时,也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王果刚:我们站在协会的角度再来探讨一下,湖北是一个纺织大省,在现在的市场经济条件下协会能起到一个什么样的作用,应该起一个什么样作用?

王洪章:我认为我们市场经济还没发展到十分成熟的阶段,那么在这个阶段,北京搞协会是可以的,因为它有资原,有影响力。我们地方搞协会(沿海地区除外)没有氛围是很难的。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还没有完全到位,经济体制改革先行一步,行政职能和协会功能多少有些冲突。在宏观和微观职能上,我认为现在是不清的,因些,地方协会真正发挥所谓的桥梁和纽带作作,至少目前政府和企业还不需要。但我们必须往前走,任何事情总有一个过程,路总得有人先走。

王果刚:在这种困难情况下湖北协会怎么办呢?

王洪章:正在探索。

王果刚:沿海相关的政府职能也许与湖北有所不同,原来的行政系统改革了。协会就真正的变成了民间组织,协会理事长是完全通过选举从企业里面产生的,所以才会形成这种情况,你有行业办嘛,政府官员还在关心这些事情,浙江轻工业厅不会来管你行业协会的事情,政府又不会拨钱。我刚才为什么会请教你这个问题,其实我觉得行业协会现在发挥不了作用或是很弱化,但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行业协会的作用会越来越重要的,湖北还要组建一个棉纺行业协会吗?

王洪章:湖北早就成立了棉纺织行业协会,目前正在研究如何开展活动,真正为行业服好务。

王果刚:湖北什么时候开理事会,我们来采访报道,你觉得这个方式行不行?

王洪章:当然欢迎。

王果刚:我觉得我们两省之间还能做一些交流。

王洪章:是啊,上次全国棉纺大会上,徐文英会长把我们湖北与浙江安排在一个小组讨论,我理解是他的用心良苦。湖北和浙江是优势互补的,我们的棉纺织那么大的能力,那么大的规模,你们的深加工又那么发达、市场体系那么健全,确有互补之处。

王果刚:我觉得湖北从它的产业基础,从产业优势还有棉花资源各方面应该成为纺织业比较强的一个省份,那么下一步政府还会来做点投入做点支持吗?

王洪章:湖北省政府已把纺织列为湖北六大支柱产业之一,我想湖北政府是会在“十一五”期间加大对纺织的支持力度的。

王果刚:今天这篇采访我认为很精彩,有机会我们再继续聊。

王洪章:欢迎到湖北来。

王果刚:好,谢谢。

编后语:湖北纺织业正在快速发展,在未来纺织业的发展中,规模不再是衡量一个省纺织业发展的必要条件,而是综合实力,作为一个省行业协会,能够看到这一点并力争改变它,我想,湖北棉纺织业一定可以成为中国乃至世界瞩目的一个永恒的产业。

王洪章同志简历

   王洪章,男,1955年3月生。教授级高级工程师。

   1978年9月毕业于上海东华大学(原上海纺织工学院)纺织系机织专业。1978年9月,分配到湖北省纺织行业投资促进中心(原湖北省纺织工业局)工作。1988年12月任生产处副处长,1997年12月任科技处处长,1998年7月任规划处处长,2000年6月任行业指导处处长,2004年1月任业务二处处长。并兼任湖北省纺织产品检测中心主任、湖北棉花协会副会长、湖北省棉纺织行业协会秘书长、《中国纺织报社》湖北记者站站长。

本网专稿 未经授权 请勿转载

(责任编辑:中国纱线网)
下一篇:

中国产业用纺织品行业协会与我市签约

上一篇:

杨世滨关于针织行业的发展思路

  • 分享到
免责声明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service@chinayar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