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0571-82635788

原料-棉纱-面料-服装市场还好吗?人力成本飙升50%,库存风险悄悄转嫁到下游?

2020-11-16 15:22:11评论:0 来源:中国纱线网   
核心摘要:随着“金九银十”的结束,内地纺织企业经营情况有所下降。但是昨日郑州棉纱期货价格稳中反弹,棉纺厂前期受挫信心稍有恢复,棉纱现货报价呈现企稳坚挺态势。近期工厂情况整体一般,没有之前涨价时的大订单下来,品种比较分散。家纺市场工厂排单较满,部分工厂单子都已经接到春节前后,家纺用纱线价格还是比较坚挺,受订单影

随着“金九银十”的结束,内地纺织企业经营情况有所下降。但是昨日郑州棉纱期货价格稳中反弹,棉纺厂前期受挫信心稍有恢复,棉纱现货报价呈现企稳坚挺态势。近期工厂情况整体一般,没有之前涨价时大订单下来,品种比较分散。家纺市场工厂排单较满,部分工厂单子都已经接到春节前后,家纺用纱线价格还是比较坚挺,受订单影响粗支纱价格回落较多,工厂都是按需采购。





新疆棉企收购放缓,粘胶、涤短市场平稳


近期,北疆地区棉花收购已经结束,企业主要以生产加工、入库为主;南疆地区除喀什地区受疫情影响收购较慢外,其他地区采摘进度达70%左右。



截至目前,新疆库尔勒尉犁县收购已近尾声。新疆库车地区籽棉收购价有所下调在6-6.3元/公斤左右。因目前是机采棉大量上市阶段,各轧花厂收购量有所放缓。目前南疆企业随着收购价的下调,成本逐步走低,与北疆企业差距拉近,销售压力也有所缓解。


11月13日国内棉花现货价格3128B收报14493元/吨,下跌8元/吨。郑棉期货开盘迅速跳水,CF2101收14220元/吨,跌115。涤纶短纤期货大幅下跌,PF105收报5956元/吨,跌132。


粘胶短纤表现平静,工厂库存偏紧,价格坚挺,近期需求一般,市场人士多维持观望,短期预计震荡走势为主。当前,中端粘胶短纤报价10300-10500元/吨、高端粘胶短纤报价10700-10800元/吨。


江浙涤纶短纤厂家报价多数维持,交投气氛尚可,部分厂家商谈优惠缩减,1.4D主流报价5650-5800元/吨左右,实单商谈在5550-5650元/吨左右,一单一谈。福建涤纶短纤基本维持,商谈出货为主,1.4D报价5700-5800元/吨短途送到,实单商谈在5600-5700元/吨左右,一单一谈。


棉纱销售乏力 生产前期订单为主


根据对安徽省多家中小型棉纺织企业调查显示,自10月19日国内棉纱期货价格冲高回落后,棉纱现货销售价格持续下跌,订单也越来越少、越来越小,和10月中旬相比可谓相形失色。纯棉纱40S报价在21800-22000元/吨,尽管目前棉纱现货销售仍然乏力,仅零星小单成交,但多数棉纺厂坚持报价不变,议价空间较小。究其原因,除了期货价格企稳外,主要原因是当前大多棉纺厂还在生产前期订单;未完成的订单,多的还有一个多月,少的半个月,因此棉纱库存水平普遍不高,生产经营压力不大。



河南某6万锭纺织企业负责人表示,由于银行压贷导致企业资金短缺,导致该企业已暂停生产,据了解,该企业目前主要以代加工为主,赚取少量加工费来维持企业经营。


湖北某纺企负责人表示,该企业10月以来,订单充足,不愁销路,但随着“金九银十”的逐渐退去,11月以来,该企业经营情况出现下滑,但整体经营情况还不错。据了解,当地多家企业趁着之前的订单潮流,减轻了库存压力。


据山东一家纺织企业负责人表示,目前企业经营较前期出现下滑,主要原因还是下游需求不够,导致产品购买热度下滑。截至目前,该纺企主要生产的气流纺针织24支出厂价格15700元/吨,当地纺企为减少亏损,选择原料随买随用的策略。


坯布面料后续接单乏力


欧洲疫情的再次爆发导致传统的圣诞季订单取消,市场对后期行情的担忧加重,进入11月份织造厂订单减少,坯布多以前期补单为主,织造厂开台不足多以按需采购为主。染厂由于赶交期,相对忙碌,交期长,经过“金九银十”的忙碌后订单补充乏力,后期市场不容乐观!


面料出口方面,由于疫情的反复,近期询价报价减少,市场下单放缓。加上汇率的波动较大,11月10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升至6.5897,创2018年6月27日以来两年多的最高值,虽近三日有所下跌,但是在国内疫情控制有力的背景下,人民币汇率走势看好。不利于面料服装出口企业,之前的出口报价,海外企业已经无法接受,外单客户大都改持观望状态。


人力成本占比飙升超50%,产业链运行承压!


已经不止一位纺织老板抱怨过,因为缺工人,导致产能未能达到满负荷效果,影响订单交付。另一家生产厂家的负责人也表示工厂于近期才开始机器满开,上月因为工人问题,一个工厂只维持8成的开工,主要原因还是技术工人的缺失。


之前在网上看到一位叠石桥家纺城的纺织老板发布的视频,大概意思就是说11月的市场发生了较大的变化:



这说明了二个事实:

1、抢面料已经结束了;

2、用工荒问题又来了!


其实早在10月行情猛然好转之际,“用工荒”问题就开始进入纺织人士的视野。


10月行情突然爆发,行情暴涨让生产企业一改往日减产、轮休的作风,开始满负荷生产。纺织行业作为劳动密集型产业,需要工人来操作,可是由于前三季度行情一直处于低迷状态,不少纺织老板为了削减开支,不得已执行减产放假、工资打折的操作,从而导致了工人的流失。


面对行情突然爆发,用工荒问题也就一触即发!


劳动力优势让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纺织品出口国,但从2012年开始,随着我国人口红利逐渐消失,人工成本逐年提高。调查显示,东南沿海地区纺织厂工人工资集中在5000-10000元,中西部地区工人工资大致在3000-6000元左右。


“5年前公司的人工成本仅占20%,现在达到了60%。”江苏励强纺织品有限公司老板吴志祥表示。


他认为,纺织行业还面临劳动人口下降的困境,“纺织行业工作很辛苦,80后基本慢慢退下,90后不想做,00后就别想了。”


调查发现,尽管企业老板认为纺织服装业整体薪水已经不低,但是员工对此并不觉得很满意。


梁伟(化名)目前在浙江做织布类的工作,负责掌控2台机器。工作忙的时候,一天要工作12个小时,早晚轮班制,假期少,压力不小。


他表示,最初的工资只有4000多元,现在按月算,有9000多元,尽管领到手的工资越来越多,但梁伟表示,“我做了这么多年,觉得工资没上去。工资上涨的同时,物价也在涨。”


上涨的不仅仅是人力成本,还有原材料的成本。广州灿萍服装有限公司的老板陈欢说,以前公司的人工成本大概在30%左右,物料成本为30%,现在人工成本超过50%,甚至达到60%,物料成本也在40%,所以现在的利润点能达到5%都很难,量比较大的还可以赚钱,提价也就难以避免。


人工成本不断提升,淡季之下产品价格却提不上去,利润空间被压缩,导致纺织企业面临压力!


服装库存风险,转嫁给下游纺织,账期超三个月


近年来由于暖冬的影响,大批量的冬装产品累计库存给企业带来了巨大的压力。而就在企业为冬季库存发愁的时候,更大的考验接踵而至,由于疫情的影响,今年以来服装行业迎来严重冲击,线下零售的萎靡使得许多中小企业面临存亡危机。



去年年底,“中国版ZARA”拉夏贝尔存货高达25.34亿,占同期总资产的30%,占流动资产比例为47.93%。拉夏贝尔目前经营状况不容乐观。其负债率已经超过90%,甚至,该公司位于上海市闵行区的办公大楼已经被纳入“抵债”之列。



除此之外,鞋业巨头百丽、阿迪、耐克、彪马、GUESS、GAP、衣香丽影、太平鸟、艾格……众多一线品牌均受到线下和疫情的冲击,均受到库存压力的考验。


消化库存已经成了众多商家不可避免的问题,而每年的“双十一”电商促销成了服装企业清库存首选,经过双十一的这波服装抢购,部分服装企业的库存的确在一定程度上得以缓解,但整体行业高库存的情况,据传有这样一则“笑谈”:中国即使现在所有的服装企业都停产,光是仓库里的压库货起码可以供国内的服装销售企业卖上3年。可见国内服装行业的库存积压问题有多么严重。


本土女装电商头部阵营的H品牌负责人Y先生,讲述了去年双十一备货失策导致高库存的惊心动魄一幕。去年双十一前的一个月时间里,H品牌开启预售,即顾客缴纳订金,品牌方根据订单量再下单生产。据了解,预售款在双十一的备货中占了将近80%的比例。也就是说,消费者已下单商品中的八成,还没来得及生产,或者在生产中、尚未入库。


但是后期,因为质量不过关、生产周期拉长等等原因,导致货物返工、到货晚,按照该平台规定,顾客拍下后的规定时间内,如果商店不发货,预售订单被强行下架。


但是,订单已经在生产流水线上,只能硬着头皮生产,待经历了漫长的40天生产期,货物入仓时,已经过了冬装最佳销售期。再加上30%的退货率,形成高达2000万元的惊人库存,难以脱手。


对于现金流为王的服企来说,2000万元的库存,将企业拖至资金链断裂边缘,像一双夺命手紧紧卡住了企业咽喉。“这两千万,即便啥都不做,放企业里能跑几个月,但是压在仓库上,就无法翻身。”Y先生说。



如何处理库存,让企业上下两难。大幅降价甩货,容易损伤品牌价值,不处理加剧企业亏损。部分服装企业都将这种风险转嫁到了下游纺织企业身上。



立冬刚至,小编就发现面料市场上档口开始摆摊买羽绒服、棉服了!档口老板表示,她表示这里有一部分是去年客户来抵债的,还有一部分是今年抵债来的,“今年上半年我们的上家服装厂被取消了好多订单,他们的棉服、羽绒服都压在仓库里,我们去跟他们要尾款,他们表示拿不出现金了,就拿了一批衣服来抵债。”


今年纺织服装企业资金链紧张是共性,在走访面料市场的过程中,10位老板有9位都表示今年的付款太慢了,内、外贸的账期都延长了,至少要3个月。


很多外贸公司表示:今年受疫情的影响太大了,而现在国外疫情还没有完全控制,订单随时都有取消的风险,还有2、3个月就过年了,大家心里都没底,不知道这个订单该不该接,做还是不做。


比起接单,这段时间纺织人更担心的事是如何早点把尾款要到手,毕竟今年赚钱的企业很少,整个行业在亏损之下,尾款肯定是不好要。


一些库存高、资金压力大的织造企业也不得不通过降价来吸引客户下单,甚至抛货来回笼资金,行情不好的时候,老板也开始一步一步地让出底线,只求能够减少点库存、回笼点资金。


正如一位老板所说:“钱不是压在库存里,就是在回款里。”虽然在“双十一”效应的刺激下,不少企业趁机去了一波库存,但这部分单子大多数都是市场货,来得快去得也快,部分服装企业趁着双十一预期疯狂下单的情况也正逐渐消失,纺织企业仍一味生产的话会再次造成库存的增长。



(责任编辑:小编)
下一篇:

美中贸委会报告:对华贸易已经并将继续惠及美国经济

上一篇:

11月16日纱线网早报——中日韩等15国正式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

  • 分享到
免责声明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service@chinayarn.com
 
0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