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0571-82635788

抵制新疆棉花,H&M和BCI都是炮灰,揭开幕后黑手

2021-04-02 09:54:20评论:0 来源:中国纱线网   
核心摘要:近日,HM集团发表于去年10月的声明在3月24日迅速引爆网络,其道歉被指毫无诚意,再一次引起舆论的哗然。据了解,HM在中国有300多家门店,2020年第二季度在中国市场销售额达22.6亿瑞典克朗,相当于17亿元人民币。一边干着伤害中国的事情,一边又想在中国赚得盆满钵满,这样的如意算盘,谁也别想打!人民日报一针见血地评论:

近日,H&M集团发表于去年10月的声明在3月24日迅速引爆网络,其道歉被指毫无诚意,再一次引起舆论的哗然。

据了解,H&M在中国有300多家门店,2020年第二季度在中国市场销售额达22.6亿瑞典克朗,相当于17亿元人民币。

一边干着伤害中国的事情,一边又想在中国赚得盆满钵满,这样的如意算盘,谁也别想打!

人民日报一针见血地评论:中国的新疆棉花洁白无瑕,不容泼脏水,也不容污名化。中国市场虽大,但不欢迎任何恶意中伤者!


新疆棉是洁白的

新疆是我国棉花主产区,也是世界棉花主产区之一,2020年,新疆棉产量520万吨,占国内产量比重约87%。新疆棉是中国棉纺织产业健康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原料保障,也是全球业界公认的高品质天然纤维原料。

据了解,新疆棉花生产早已实现高度机械化。据新疆农业部门发布的2020年数据显示,新疆棉花机械采摘率已达69.83%,其中北疆95%的棉花是通过机械采摘的。所谓新疆的棉花70%为人工采摘的说法严重与事实不符。

这是去年新疆千万亩机采棉进入大规模采收期的景象。

采棉机齐齐整整地采摘。前面摘完之后,后面还能直接滚成一个“棉花蛋”,都不用人动手捆扎。


H&M背后的BCI组织和其成员

H&M“碰瓷”新疆棉事件持续发酵,事件的“幕后推手”BCI(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也浮出水面。由于众多国际品牌均为BCI会员,使用取得BCI认证的棉花,因此当BCI暂停向新疆企业发放许可证后,耐克、阿迪达斯、新百伦、博柏利等品牌均不再使用产自新疆的棉花。

此次事件,也开始令人认识到BCI这类行业协会的重大影响力。独立评论人马岗表示:“BCI是具有(棉花)定价权的,举个例子,(当一个机构)掌握一种商品30%的供给量和10%的采购量,就可以主导该种商品的定价权。”

根据BCI官网,其为全球性非营利组织,是世界上最大棉花可持续发展计划。2018-2019年度棉花季节,获得BCI许可的农民生产了超过560万吨“Better Cotton”,约占全球棉花产量的22%;同时,BCI零售商和品牌成员采购了超过150万吨的“Better Cotton”。

据其2019年报告,计划到2020年年底供给全球30%的棉花产量,并将全球棉花产量的10%用作“Better Cotton”。

BCI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

截至2020年5月初,BCI的全球会员数达到1953家,并仍在持续增加,其中,有我们非常熟悉的外资品牌耐克、阿迪达斯、迅销(优衣库母公司)、Gap等。

2020年10月21日,西方国家发声明禁用新疆棉时,BCI就跳出来说,决定“立即停止在该地区的所有实地活动”。显然,暂停给新疆棉花发放BCI许可证,相当于让会员和新疆棉花划清界限。

更令人不解的是,日前BCI上海代表处称,中国区项目团队严格遵照BCI的审核原则,从2012年开始对新疆项目点所执行的历年第二方可信度审核和第三方验证,从未发现一例有关强迫劳动的事件。

▲央视财经《天下财经》栏目视频

不难看出,BCI在新疆棉花问题上是蓄意抹黑,自相矛盾,毫无专业性可言。

BCI“排除”新疆棉花,谁得益?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8月,BCI也经历了领导层变更,马克•莱科维茨(Marc Lewkowitz)担任BCI新任理事会主席,其原为美国Supima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而Supima正是美国Pima棉农的促销和营销组织。

中国棉花协会资料显示,新疆是中国最大的产棉区,年产量在500万吨左右,占到国内棉花产量的80%。而中国是仅次于印度的全球第二大产棉国。2019-2020年度,印度、中国、美国、巴西棉花产量分别为642.3万吨、593.3万吨、433.6万吨和300万吨。

不考虑中国其他地区,仅新疆的棉花产量便能超越美国,新疆棉花生产对全球棉花产业的影响力可见一斑。若以2019-2020年度全球共计2659.2万吨的棉花产量计算,新疆棉花产量全球占比为18.80%。

图片来源:中原期货截图

因此,BCI暂停向中国新疆企业发放许可证,意味着其供应链排除了80%的中国棉花产量,以及接近20%的全球棉花产量。

对此,马岗认为:“(此事)受益者当属美国、印度、澳大利亚、巴西等棉花出口国。”

供应链、定价权“暗战”

截至2019年底,BCI拥有超过1840名成员,涵盖从农民组织到零售商、品牌的整个全球棉花供应链。对于BCI为何拥有巨大的影响力,业内专家认为,BCI拥有五类会员,包括供应商和制造商、零售品牌会员、种植者组织、其他类别、社会团体。特别是零售品牌会员影响力大,比如耐克、阿迪达斯、H&M等大型跨国公司加入。

业内专家认为,BCI可以通过库存、采购交付时间以及金融杠杆等方式控制价格,这在石油、铁矿石领域都是惯用的策略。中国是纺织大国,而纺织业最重要的用料就是棉花,因此棉花价格的波动将会影响国内企业在供应链所享有的利益。比如之前明明可以用5元采购的棉花,最后却花了15元,这之间的剪刀差,就被棉花出口商赚取了。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杨军 摄 资料图

对于国内如何自建标准、自建供应链,从而掌握商品定价权,马岗认为有两大挑战:一是零售业不够强;二是我们的(棉花供应链)组织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微乎其微。“

因此,企业在面对国际化竞争时处于劣势。所以说,中国企业若要‘走出去’,必须建立自己的(棉花供应链)组织,并在国际上具有影响力,而不是处处受制于人。”

H&M和BCI都是炮灰,美国才是主谋

BCI抵制新疆棉花,本质上就是美国为首的西方某些国家已操控了BCI,借此来打压中国纺织业,进行没有硝烟的贸易战。

据了解,BCI背后的“金主”是美国国际开发署,很难不让人怀疑其独立性。同时有证据表明,BCI早期曾获得大量美国商户及品牌商赞助扶持。

BCI为何执意地不顾事实?据了解,参加良好棉花调查工作组的一些所谓的“人权组织”,在调查工作中向BCI总部频频施压,他们也是所谓新疆“强迫劳动”问题的始作俑者。除此之外,良好棉花理事会和美国国际开发署的不断授意也与此有关。

整个2020年,美国政府对新疆棉产业频频出手打压。从美国财政部要求美国公司完成与新疆52家棉企的清算撤资,到国土安全部海关与边境保护局针对新疆棉企发布进口禁令,几项措施几乎封堵了新疆棉产品的出口渠道。

国际零售品牌在中国地区采购的“良好棉花”,占全球采购量的33%。BCI总部作出的无理决定,实际是美国政府涉疆制裁的延伸,导致了供应链脱钩的恶果。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和一些非政府组织、零售品牌商的所做所为,让白棉花上了“黑名单”。


作为世界第一纺织大国,中国纺织工业经济总量占全球的50%以上,是纺织产业链最完整、门类最齐全的国家。中国为全球纺织供应链提供超过40%的优质纱线和坯布,提供超过80%的高档纱线和坯布。中国对全球纺织业供应链起着主导性和支配性作用,任何国家的纺织业发展都离不开我国。2020年,中国纺织品出口总额高达3200亿美元,是中国外汇收入的主要来源。

眼瞅着中国的纺织业坐稳了全球第一的位置,美国感受到巨大的威胁。

有报道统计,新疆的棉花质量位居世界第一梯队。同样在第一梯队的埃及棉花的产量仅占全世界的0.4%,相比中国棉花占世界25%的份量,完全不具备竞争力。由于新疆的棉花一直占据着我国棉产量的80%以上,且新疆棉制品大量出口欧美国家,中间环节不好管控,所以欧美国家就盯紧了新疆棉。

抵制新疆棉花,实质就是狙击中国纺织服装产业,欧美的如意算盘是如果国际服装巨头生产的纺织服装里不能含有新疆棉,那么中国纺织服装业出口将受到影响。

中国纺织业的龙头地位,显然不是部分外国公司委屈事实就能改变的。中国是世界最大的消费国。中国去年已经在挖掘“内循环”的路上狂飙突进,巨大的内需市场如果被激发,潜力是非常巨大的。

每日话题

对于BCI的棉花标准,中国棉花标准如何在国际上具有影响力,您有什么看法?欢迎文末留言评论。


来源:中国纱线网整理撰写自第一财经、新华社-新华国际时评、每日经济新闻、央视财经,转载请注明中国纱线网

编辑:中国纱线网新媒体团队


(责任编辑:小编)
下一篇:

聚焦跨境电商 中国纺织服装青年企业家活动日在石狮举行

上一篇:

4月1日纱线网早报——3月中国制造业PMI数据回升

  • 分享到
免责声明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service@chinayarn.com
 
0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