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0571-82635788

棉花情怀|记忆中的棉花

2021-09-15 17:36:06评论:0来源:中国棉花网   
核心摘要:我从小住在一个被农村包围着的一个小集镇上,记忆中离家不足50步的地方就有一家大型国有轧花厂,在那个吃大锅饭的年代,每年棉花收购时,整个街道都被卖棉花的板车堵得水泄不通,棉农们纷纷坐在街道住户屋檐下的水泥墩上,据说那时卖棉花都是以生产队为代表的,卖一天棉花生产队给卖棉花的人记上一天工分。

中国棉花网专讯:我从小住在一个被农村包围着的一个小集镇上,记忆中离家不足50步的地方就有一家大型国有轧花厂,在那个吃大锅饭的年代,每年棉花收购时,整个街道都被卖棉花的板车堵得水泄不通,棉农们纷纷坐在街道住户屋檐下的水泥墩上,据说那时卖棉花都是以生产队为代表的,卖一天棉花生产队给卖棉花的人记上一天工分。那时国有轧花厂很少,卖棉花的人较多,排队都要排几公里,有的甚至一天都卖不掉,只能晚上带上被褥住在街道住户的屋檐下,有的抱着被子一夜坐到天亮,也许是卖棉花的人都是身高马大的青年壮汉,精力充沛加上人多兴奋,基本一夜都有人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吵得街道两边的户民不能睡觉,但没有一户住民推门阻止。后来随着土地分户,卖棉花的人逐渐增多,里三层外三层,放学回家的学生都得从板车缝里像钻诸葛亮的八卦阵一样钻来钻去找出口。

土地分户后,棉农的土地到户,农村人逐渐富裕起来,家家竖起来高楼大厦。那时当地农民主要以种棉花为主。我的外婆就住在离我家20里开外的农村,吃的东西非常多,花生、西瓜应有尽有,让我这个街上的小馋猫日夜想着念着,外婆的房子也是两层四开间的楼房,小时候一到放假我就迫不及待的跑去外婆家,兴许是舅舅姨妈们种地忙没时间和外婆说话,兴许是我这个街上的小公主的好奇心,我一去外婆整天走到哪就把我带到哪,对我说一些种地的趣事,外婆说的吐沫横飞,我听得津津乐道。

土地分户,外婆家的人多,分得的土地有28亩,除种一些杂粮留着家用外,大部分土地都种棉花。

外婆说,棉花浑身都是宝,棉花杆能烧饭烧菜,杆皮能黏绳,棉籽能榨油,棉花可以织布做衣服做被褥,种棉花虽然很辛苦,但收益高很受欢迎。

随着时间的推移,国有企业改制,私有企业兴起,国家收储的惠农政策,籽棉价格一年比一年高,棉农种棉积极性日益高涨,卖棉花的工具由板车到三轮车最后到大货车,棉农卖棉花也比以前轻松多了,不出家门,就有棉花贩子上门来收,装袋称秤都有棉贩一条龙服务到位。来企业卖棉花排队的都是大货车,称棉花的板车地磅改为大货车地磅,企业的日收购量都在几百万斤。

随着植棉政策的西移以及种棉成本的增加,当地的植棉面积逐渐减少。棉农种棉花少了,生产队卖棉花、土地分户棉农卖花以及私有企业收购车水马龙,人声鼎沸的场景都已成了过往的记忆,现在企业收购门前罗雀,车马人稀。


(责任编辑:小编)
下一篇:

2021年1-8月中国服装行业经济运行简报

上一篇:

《“十四五”纺织机械行业发展指导性意见》发布

  • 分享到
免责声明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service@chinayar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