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0571-82635788

功能性、差别化纱线生产基地—宏业

2010-01-09 13:45:49评论:0来源:纱线网   
核心摘要:2010年4月份,中国纱线网主编王果刚先生对山东宏业纺织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汉利先生进行了专访。宏业公司坚持以“做精、做专、做强”为发展理念,以服务客户为己任,通过上下一致的努力钻研与“无缝管理”,成为“国家功能性、差别化纤维纱线产品开发基地”,差别化规模达全国之最,产品更是突破了棉纺行业应用多种纤维的禁区。
编者按:2010年4月份,中国纱线网主编王果刚先生对山东宏业纺织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汉利先生进行了专访。宏业公司坚持以“做精、做专、做强”为发展理念,以服务客户为己任,通过上下一致的努力钻研与“无缝管理”,成为“国家功能性、差别化纤维纱线产品开发基地”,差别化规模达全国之最,产品更是突破了棉纺行业应用多种纤维的禁区。
(王主编与宏业公司李总)
我们就想做别人所没有的、技术含量高的产品。我们的高配羊毛、高配绢丝、高配麻系列产品,都突破了棉纺行业应用多种纤维的禁区。
王果刚:我们纱线网有一个新闻版块,其中一个栏目叫《新观察》,专门做采访的,我今天对你做一个专访,咱们聊一聊。像你这么成功的企业,对行业有一个借鉴作用。到现在为止,我采访过行业内大量企业家。昨天在三阳我刚刚采访过徐建民,这次是我第二次采访他,三年后也许将有第三次采访。
李汉利:欢迎来到宏业纺织。
王果刚:行,李总,咱们言归正传,我作为纱线网的主编,今天来采访你,了解成功企业发展的道路,也请你谈谈对这个行业的看法和想法。按照一个正常的程序,是这样的,你的企业是怎样发展到今天的规模,包括你个人的经历。我们有的采访很有趣的,有些老总从小时候开始讲起,张士平从他初中开始讲起,他是怎么进的油棉厂,然后怎么去打包、扛包,后来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当上了副厂长,之后又当上了厂长,一步步的发展到今天的规模。我们也请李总做个介绍吧。
李汉利:我们也谈不上什么成功企业,个人的功绩也不用去说了。
王果刚:个人的也可以说一下的。
李汉利:我的出生不是说多么的高贵。
王果刚:“自古英雄出身低”,英雄人物中很多都是从基层上来的的。
李汉利:我们的企业总体来说是30万纱锭,其中占宏业股份的是18万锭,这18万纱锭以前主要是做纯棉为主。从最近几年的形势上来看,纯棉的技术含量普遍偏低,没有高科技。前几年,从其它的资金投入到纺纱、纺织上来看,有钱投进来就能纺纱,但是从07、08年开始,07年或许还稍微好一点,08年、09年就不行了,09年上半年更糟,后来下决心干脆做差别化这一块。尽管现在纯棉形势还不错,但是纺织行业新一轮的更残酷的竞争很快就要来临。现在行业规模在大幅度扩张,都在做纯棉,我们不能过于乐观。现在,我们在减少纯棉的量。4月份,我们的生产能力是1400T,5月份降到了1000T。最近,我们想把开发区的2万纱锭特色化一点:首先,以后差别化规模大起来,这2万纱锭专门供给老客户,继续服务好他们;其次,专门纺低支纱,低支纯棉、低支混纺都可以。低支纯棉纱我们常做,我们的低支不低档,供应的是比较高质量的客户。
王果刚:这也是一个差异化,这个话题我们以后可以详细探讨。“低支纱”这个概念,很多人提起,但是很少人去实践。很多人的概念是:低支纱就是低档纱,现在已经慢慢开始转了。其实市场上专门做低支纱的企业不多的,浙江康龙有纺的,但是不外卖,自己用做牛仔的。海宁八方布业也做低支,也是自己用不卖的,另外还有广东忠华。行业最困难的时候,那些做低支纱的企业效益很好。低支纱里面可以再加上一些其它概念,比如说粗支的紧密纺、粗支的包芯纱、粗支的半精纺、混纺纱。
李汉利:这个问题有机会跟王总你探讨探讨,好好向你请教。
王果刚:李总客气了,你们是又投资了一块新厂出来做差别化?
李汉利:是从18万锭里拿出一块来搞差别化。最近几年,天丝、莫代尔这些东西大家上的比较普遍,一个是兰精公司的原料控制;第二个天丝、莫代尔、竹纤维的产品利润空间也越来越有限,所以我们就想做别人所没有的,做技术含量高的,比如像我们这次北京展会展出来的高配的羊毛、高配的绢丝、高配的麻,打破了很多的行业惯例。
王果刚:我插一句,你们的比例高到什么程度?
李汉利:王总你看下这个,这是70%的绢丝,30%的羊毛。
王果刚:没有别的原料?
李汉利:对,就是70%的绢丝,30%的羊毛。
王果刚:很漂亮,是紧密纺吗?
李汉利:对,紧密纺。你看,这个是环锭纺。
王果刚:很好,这个我们要帮你们好好宣传宣传,让更多的买家知道。丝和羊毛,漂亮,这个做的不错!
李汉利:以前是绢纺行业纺绢丝,我们是棉纺厂,但是能纺到70%到80%。这次在北京展会展出来的还有80%的羊毛、20%的锦纶,这个在纺纱领域应该说是个难点,我们棉纺厂能做到这个混纺程度很少的。所以,从这个方面着手,我们有高配的羊毛、高配的绢丝、高配的麻,麻一般情况下做到30%就差不多了,但我们在麻这一块能做到70%、80%。
王果刚:是亚麻还是苎麻?
李汉利:亚麻、苎麻都有。我们给上海的一个厂家做过80%的苎麻、20%的羊毛,另外,70%的亚麻、30%的棉也做过。王总,就目前的情况看,做大豆纤维也不是很多厂家。
王果刚:大豆纤维前几年做的人很多。
李汉利:我们有客户过来询问100%的大豆纤维,高配的大豆品种,然后还有竹纤维这一块。
王果刚:李总,你原来就是搞技术这一块的吗?
李汉利:我没有搞过技术。
王果刚:你对技术很熟悉,很内行。
李汉利:我最早从棉花开始的。我的理念是从难度比较高的地方着手,避开纯棉以及差别化容易纺的产品。比较容易纺的纤维,我们要避开,就是要找别人干不好或者是干不长久的产品,从这方面来研发。为了研发,我们鲍总每天工作16个小时。
王果刚:你们选的课题是最难做的课题?
李汉利:对,都是比较难做的课题。最近,通过这次北京的展会,我们结识了不少的客户,这其中也要非常感谢你们纱线网给我们介绍客户。我们厂大体就是这样的。
王果刚:李总,我问一些问题,据我所知,宏业的前身应该是一个国有纺织厂吧?
李汉利:对,前身是一个国营企业,是两个企业合并的。
王果刚:你原来是这两个企业里边的吗?
李汉利:我以前不在这个企业的。我们董事长97年兼并了这两个企业,2000年改制。
王果刚:现在都是股份制,国有股份还有吗?
李汉利:国有股份没有了。
 
我们现在拿出18万锭全部搞差别化,因为我们有劳动力和核心技术两方面的优势。
王果刚:刚才我听到一点,很感兴趣,你们总数是30万锭,现在是18万锭拿出来全部搞差别化?
李汉利:对。
王果刚:那现在有这么大的订单吗?18万锭来做羊毛、绢丝、大豆纤维,这个我觉得很难。
李汉利:为什么这么大?我们也有天丝、莫代尔、竹纤维这些,还有腈纶,我们觉得这些东西已经不算是什么差别化了,我们要做技术难度特别大的产品,像outlast就是非常难纺的东西。
王果刚:你们的outlast是粘胶为主还是腈纶为主?
李汉利:粘胶。
王果刚:outlast美国公司也是粘胶的,现在还有做竹纤维的吉藁公司也生产粘胶的空调纤维。
李汉利:丝维尔?
王果刚:对。
李汉利:我们用的原料是杜邦公司在德国生产的。
王果刚:你用的是进口的?
李汉利:对。
王果刚:那是正宗的outlast。
李汉利:现在牛奶纤维、珍珠纤维、大豆纤维,还有outlast、甲壳素纤维,这些品种我们都纺过,在机的品种现在我们有几十种。
王果刚:“差别化纤维”这个概念,其实是蛮早就提出来的,我们可以探讨一下,我觉得你这个思路是一个比较大胆的思路。现在很多企业碰到个难题,就是差别化纤维好是好,比如接到一个单子,利润可以很高,但是量很少,然后还要经常翻改,导致机台的产量上不来,劳动用工也会比较多。这里面很多企业选择的路径是不一样的, “差别化纤维”仅仅是一种手段,从企业经营层面讲,更应该提“差异化策略”,就是我怎样做跟别人不一样的东西。李总,你刚才讲了,你在思考“怎样走跟别人不一样的路”。中国现在的棉纺纱锭,我们纱线网的统计是1亿3千万锭。我们的后台现在有4800家纺纱厂的资料,都是1万锭以上的,1万锭以下的都没去统计,99%的企业就是做那些常规的:32s、40s、21s,棉的、粘胶的、涤纶的。现在有的企业选择差异化策略,包括部分做纯棉的、高支的。我昨天去采访三阳的徐建民,他和你一样,都是比较有思路的企业家,他说:“我的思路没变过,我投资的时候就打算一直做高支纱”,他昨天跟我讲,前年和去年两年高支纱是最痛苦的,大幅度跌价,他做的东西全部贬值了,很多东西都亏了。原料中22000的长绒棉掉到15000,7000块钱没了,做出来的纱只能全部跌价,结果还卖不出去,不是跌价就卖得出去。这个时候,很多企业开始转变方向,市场上粗支纱好卖,原来很多做高支纱的企业都开始降低支数了。三阳很不容易,徐建民说:“我们思考以后,坚决做高支纱,不做中低支纱,一旦我们做了中低支纱以后,会给客户留下一个印象——我的定位变了,我的战略变了”,整个企业的规划战略目标都变了,那么形象上会带来很大的损失,他现在坚持并且可以告诉客户一件事情:从头到尾只做高支纱。现在很多客户知道了,三阳只做高支纱。这样用工也就省下来了——他们的万锭用工可以达30个人。当然,你们的差别化纤维策略会带来个问题——劳动用工。
李汉利:对,有压力。
王果刚:要看开做,产量降低是必然的,本来常规品种一台车会做两百公斤,现在东西拼台一算的话可能只有150公斤或者130公斤,整个的产量下来了。那么,单位的能耗,摊到每吨纱上的工费就上去了。所以,本来32s的,5000块钱做常规品种有钱赚的,现在做8千块的可能没钱赚,看看好像有3千块钱加上去了,最后到月底一结帐没钱赚,关键是量的问题。这个我想请教一下李总,你是否已经把商河定位定下来,我觉得这个很有意思,因为到现在,国内没有一家企业敢宣称,我这18万锭就做差别化纤维,如果你这个定位定下来,口号喊出去的话,你在行业里面是很响亮的,能取得绝对地位。一般如果定位响了,客户知道了,你的订单就会多起来,就会解决你这个量的问题。如果你有很高的工费,又能保证很大的订单数量,那你的效益就不得了了,但是这条路是很难走的。
李汉利:走差别化纤维这条路确实会很难,必须靠着我们所有人从上到下的提高,要能吃苦。
王果刚:能折腾。
李汉利:对,无锡一棉万锭用工25个人,我们的万锭用工是70个人,这70个人比那25个人还要累,他们不停地在翻改。比如说,我们的工人下了班以后不睡觉,到晚上12点以后还在研究,还在改进。干这事是要靠着从领导到员工一千多人的齐心协力、共同进取、不怕吃苦的精神,赚的都是一点辛苦钱。技术含量高的行业比传统的行业要辛苦,由于原料的组份不同,这个单子一天下来可能要改好几遍。
谈到企业的定位,我觉得不是一时就能定下来的,要经过长时间的摸索,过程中可能还要经过一些曲折。现在以差别化产品作为发展方向,也是在去年,经过金融危机以后,慢慢形成的一个成熟的思路。出现这样的一个思路,基于两点:第一点,具不具备这个条件;第二点,产品定位有没有发展前途,有没有市场前景。你得研究市场是不是有这么大的需求量,是不是有发展趋势。如果有市场需求,有发展趋势,还得研究具不具备研发生产这个产品的条件。这两点都有了明确的答案以后,再来确定发展战略。所以,企业的定位是要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的。现在来看,这个差别化的方向是对的,市场的需求量还是很强的。开始的市场调研对后面的拓展市场是有一定帮助的。我们有自己的优势,我们似乎也把握住了这个优势——我们的技术力量,我们这个团队的技术力量和研发能力很强,当然,鲍总是我们这个力量的核心,属于我们的中流砥柱。另外,我们这个地区有劳动力,刚才王总你讲了,差别化的用工很多,所以在大城市搞这个东西可能就有些困难,很多企业都遇到这个问题——用工困难,我们这里比起大城市,相对来讲,甚至是比起德州这样的中小城市都有优势,我们用的几乎100%都是周边工人,所以在用工上,在劳动力的补充上还是占据优势地位的。
王果刚:我觉得这是蛮有意思的一件事情。
李汉利:对于员工的福利政策我们也很重视,我们宏业的员工绝大多数是本地员工,为稳定员工队伍,宏业集团2010年已经涨了三次工资,最多的工序共涨了750多元。我们的双职工均有住房,为解决广大员工的住房问题,宏业集团刚买了四栋楼房,可供二百多户员工入住。同时,位于县城黄金地段、占地50余亩的高档小区也在建设之中。到时,公司将以成本价卖给员工,价格约为市场价的三分之一左右,这也是宏业集团第二次为员工解决住房问题了。
为鼓励大家的积极性和上进心,我们每年评选一次先进员工,其中有技师、突出贡献者、标兵、能手,获得这些荣誉称号的员工每月将补助800元、500元、300元、200元。仅此一项,我们每年要拿出80多万元进行奖励。
正是由于由于公司领导对大家的人文关怀,才使员工在自己的本职岗位上兢兢业业、加班加点的工作。很多员工每天晚饭后都自觉进场加班,所有中层干部每晚均工作到十点以后。正是由于这种良好的企业文化,才使宏业的产品质量日趋稳定。
李汉利:王总,人力资源这一块我们一直是在商河地区,多年来形成了良好的企业文化,职工队伍也很稳定。经过金融危机,大家都在讨论,一直同意开发高科技产品,我一直觉得我的职工队伍是好的,这也是我的一个优势。
王果刚:这是你的一个绝对优势。
李汉利:对,绝对的优势。我这里工人队伍比较稳定,很多都是六七十年代的老工人,现在发挥作用了,在传送带的方面,起到很好的作用。这些老工人,要求都比较严格。以前一直纺纯棉的时候,质量一直没放松。现在,人力资源这一块是我的优势之一,再加上鲍总的领头作用。每天有些品种忙不过来的时候,鲍总亲自上车去帮忙,亲自干,以身作则亲自带头。
王果刚:我听了听,你现在一个是劳动力优势,第二是由鲍总带队的核心技术优势。你们的纱能做到这个程度,真的是不容易的,是要花点功夫的。而且,做到这么高的比例,要是宣传出去,绝对是个卖点。另外就是你们也意识到市场的重要性,产品最终是要跟着市场走的,如果做出来的产品好,但是市场不要,那也没用,产品最终还是要跟着市场走的。
 
做高难度的产品,关键质量要稳定,让客户能接受,我们要从这个角度来进行研发。
王果刚:请教一下,鲍总你是搞技术的,这个圈子我接触的也是比较多的,你这个里面其实有很多实际上是半精纺的概念,或者说是毛纺的概念,现在有很多是很流行的,而且是从你们山东德州地区开始的,德州的禹城原来就是用棉纺设备纺羊绒,现在很流行。我估计你的纱会大量的用到横机面料上。横机面料浙江是个很大的市场,桐乡、嘉兴很多的,这一块我还是比较了解的。话说回来,市场倒确实是需要研究的。
鲍总:这个纱也有很多用到衬衫面料上的。
王果刚:用到衬衫面料也可以的,梭织里面很多衬衫面料的。纱线网是个媒体,假设说我们登了以后,会有很多买家看到的,我们甚至可以将这个采访放到《中国纱线采购指南》里面去,我们可以对2万个买家针对性的发送这个消息。假设你现在把我看做买纱的人,你有什么可以向我介绍的,你们最大的特点和卖点是什么呢?我很有兴趣,我们一起来关心下这个纱线,从技术角度来介绍一下。
鲍智波:目前,我们麻类的品种可以做到70%到80%,但是现在我们车上有30%也有40%的,还有20%的。我们做出来的这些产品可以说都是比较精细的,刚才王总也看到了,70%的绢丝、30%的羊毛、30s的,用紧密纺,不论是强力还是强力不匀率,我个人的观点,我觉得肯定比毛纺、绢纺和半精纺用处要好得多。测试出来,不论是不匀度还是强力不匀率都肯定能满足客户的要求,不论是横机、针织,还是喷气。说实话,我觉得总经理站在一个非常高的角度,做的这个决策是非常好的。现在我们车上,品种应该说还是非常多的,有绢丝和麻、棉混纺,也有30%的绢丝、70%的长绒棉,也有50%的亚麻、50%的大豆纤维。这些品种,我们做出来以后,先从打样开始,客户经过打样以后对质量还是非常满意的,很多客户都找到我们这来做。刚才李总说的大豆纤维,一个客户要了半个月,当时我们确实是给他安排不下,找了半个月之后,还是希望我们来做。即使是他跟别的客户也做过100%的大豆纤维,有颜色的,没有漂白的,做出来以后,效果方面,与我们做出来的还是有一定的差异。所以,我们做高难度的产品,关键质量要稳定,对织造的效果影响不大,让客户能接受,我们要从这个角度来进行研发,不能做出来以后客户不能用。比如前段时间,东营天信让我们做绢丝20%、精梳棉80%、100s的,我们首先做出个样子来,然后试一试,能不能达到他们的要求,一试以后,测出来的各项指标都达到要求,没问题,前后做过3次,客户都没有说我们的纱不好用或者条干低,都没有反馈过这样的事情。王总,就是这样的。
 
我们能做多种纤维的混纺,比如70%的羊毛、30%的尼龙,100%羊毛、羊绒精纺。
王果刚:李总,我想提个建议,你未必要向外宣称18万锭都是做差别化纤维,因为到目前为止,国内哪怕就是5万锭的一个单体做各种纤维混纺的都没有的。现在是这样的,在浙江,有的企业,1万锭或者2万锭的厂经过改造倒是有的,前面是毛纺,后面是棉纺。5万锭没有的,超过3万锭以上的企业我没看到过。我算是中国跑棉纺厂跑的比较多的一个人,我最远跑到过埃及的棉纺厂,美国的棉纺我也去过,中国的棉纺厂我跑了不少了。你说18万锭,市场会给你打问号的,我要是客户我也不相信你有18万锭。如果你的定位是将来打算18万锭的规划,这个是可以宣传的,但是我建议你现在可以说:我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车间,专门做各种复杂的多纤维混纺的纱线。另外,你的前道还要变过的,我不知道你技术上有什么特别之处,本来想探讨一下技术上的问题。我举个例子,浙江那边有个1万锭的厂,那个老板我们也很熟悉,前面是毛纺,要和毛,毛是要拌的,和匀。
李汉利:要用和毛机。
王果刚:对,有绢丝、毛、麻,还要喷水和加油来拌匀,拌好之后才能进入,那个棉纺的清花是用不来的,然后到后面又需要棉纺的设备。还有一个特点是隔离隔得很厉害,一台粗纱机需要一个房间,这个房间还需要装空调的。
李汉利:是不是色纺?
王果刚:不是色纺,它可以做色纺也可以做白纺。主要是因为,比如这个车间是做麻的,湿度就要很大,一个粗纱机要专门的一个房间,玻璃隔开的,这台粗纱机还要专门配一台空调。它可以做麻,做羊绒等等。像你这样认识的模式不是独一无二的,但是像你这样的规模和定位是独一无二的。我要是客户我就会问你,技术上你怎么保证这么多品种能混起来,你们的机台是经过改造的,要有独创的技术,但是你的诀窍不一定要说出去。我要是客户,现在我仍然是打问号的,会持怀疑态度的,就是你是打样还是批量生产?比如我下个二十吨的单子,羊毛和麻混纺的,或者羊毛和绢丝混纺的,你们可以做吗?
鲍智波:这些是绝对没问题的!前段时间,我们和客户谈的33吨70%的羊毛、30%的尼龙。
王果刚:羊毛和尼龙,33吨的单子是大单了,一般的单子,2吨、3吨,甚至1吨都有的。
鲍智波:是的,这个我给他打了两次样。现在多了一个羊绒的,羊绒和棉60s/2的。我们现在羊毛、羊绒能做100%,而且是精纺的。
王果刚:我插一句,你们现在是白的还是有颜色的?
李汉利:白的,全部都是白的。
王果刚:将来客户肯定要做有颜色的,你能做吗?
鲍智波:不行。
王果刚:就是你还是做白的?
鲍智波:是的,但是我有原色亚麻和漂白亚麻,现在我们上了很多原色亚麻和漂白亚麻。
李汉利:是这样的王总,我们最近找到了一家非常不错的合作工厂,是筒子纱染色的,叫常熟市亨时特染织有限公司,他们有他们的特色和专利技术。以前做色纺的时候,需要把很多原料都先染色,然后纺纱,由于染色后的纤维要经过多道纺纱工序,最终成品的颜色会变得稍暗些。而他们家只需要白纱染色,而且是筒子纱染色,颜色会根据客户的色卡来做,成品不光颜色好看而且色彩十分鲜艳,这样节省了很多不必要的浪费。举个例子,一个颜色要5个颜色配色,色纺就需要先染色5次然后混纺,如果用亨时特的技术,他们只需要白纱染色一次就能达到效果了。我们跟他们合作非常好,客户很满意,目前他们的技术国内是比较少有的。
王果刚:李总,鲍总,我们纱线网很愿意配合你,我觉得你这个定位,如果把它确定下来,然后往这条路走是很厉害的一件事情。

现在1-2万锭的差别化行不通了。
李汉利:刚才王总提到前纺设备,去年我们就增加了一半前纺设备。去年正在经济危机,我上设备的钱一点都没有问题。
王果刚:这个前纺跟原来的32s的纱配置是不一样的,前纺面特别大。
李汉利:是的,扩了一半的前纺,一半还要多,又拿了两个车间全部都放到前纺,后纺设备一点都没增加。
王果刚:要2万锭的前纺去配1万锭的细纱。
李汉利:相对来说是这个情况,我们这个差别化纤维光供前纺设备来说一半都要多,还有就是原来的清钢联现在不能用了,后来搞了气流纺的,还有打样用的样机。所以说搞差别化这一块,09年我们做了很大的努力。
王果刚:去年应该有收入的,有效果吗?
李汉利:有效果的。刚才王总你讲了,我们这么大的规模,前纺怎么控制?前纺这一块的控制也要备用于细纱,还有刚才你讲到的和毛机,这是南方还有江浙一带的做法,我们不是那样做的。
王果刚:没关系,我相信你们技术改造上肯定有相应的对策来解决纤维混合问题。
李汉利:这个是各人有各人的办法。
王果刚:你是新建了车间,还是在原来的车间基础上改造的呢?
李汉利:原来的前纺车间安排不下这么多的机台,所以新建了车间。
鲍智波:18万纱锭是个新的整体,从2006年开始的。
王果刚:我可以这么说,假设这18万纱锭是做差别化的,这件事情在国内同行里面,你们是独一无二的,独此一家,厉害!      
鲍智波:这个李总还是很有信心的。
王果刚:没有这么大的一个企业的,一般会搞个1万锭、2万锭。
李汉利:照现在来看,搞个1万锭、2万锭根本就行不通了。
王果刚:你这个是卖点。
 
高档用纱既有高支的高档,也有低支的高档,我觉得高档不高档不在于支数。我的追求目标是高档,可以高档高支,也可以高档低支。
王果刚:你们整个集团是30万纱锭?
李汉利:对,这里是半个厂,县城还有一个厂。
王果刚:那边是做纯棉的吗?
李汉利:那边是做纯棉和一些相对常规一点的混纺,TC、CVC、中长粘胶、涤纶、导电纤维这些。
王果刚:常规品种还不能放弃,它可以去把你的一些基本费用摊回来,如果放弃会有些损失,因为你们这么大的规模。
李汉利:那边厂子的常规品种有涤棉混纺的、中长的。
王果刚:那边还做中长的?
李汉利:对,TR中长。把涤棉混纺也定为在那种比较高档的米通布用纱、色织用纱。
王果刚:那我们再来聊聊常规品种,李总,你们的常规品种做到一个什么程度了?
李汉利:常规品种,如果说棉这一块,一般是做针织纱。
王果刚:品种都是纯棉精梳?
李汉利:也有涤棉精梳。
李汉利:我理解的高档用纱是这样的:高档用纱既有高支的高档,也有低支的高档,我觉得高档不高档不在于支数。
王果刚:对,不绝对的。
李汉利:我的追求目标是高档,可以高档高支,也可以高档低支。我们现在做的中低支,像40s、32s的产品,也是跟华茂上一个市场去卖,我们追求的是高档的产品。  当然了,在纯棉这一块我做的小,不像鲁泰这样的大厂。
王果刚:你这边常规品种是怎么保证质量的,硬件加技术?
李汉利:常规品种这一块,我们的精梳机是立达的,络筒机是赐来福的,也有日本村田的,
王果刚:细纱长车还是短车?
李汉利:短车。
王果刚:有紧密纺吗?
李汉利:有的。
王果刚:现在你这边有多少台紧密纺?
李汉利:有4万锭紧密纺。
王果刚:放在这儿还是放在那边?
李汉利:这边搞差别化,有2万多锭。
王果刚:鲍总,你搞技术的,你应该比较熟悉了,差别化的紧密纺和纯棉的紧密纺工艺上还是有点区别的。
鲍智波:是的。
王果刚这次德州华源雒书华做了《紧密纺在新型纤维素纤维上的应用》的报告,关于差别化纤维紧密纺的一点体会,蛮实在的,专门在我们网上登上去了。你们的紧密纺是哪里的?
鲍智波:有江阴华方的,宁波德昌的,还有日照裕华的。
王果刚:日照裕华一开始是做摇架的。
李汉利:对,日照裕华的紧密纺还是不错的。
王果刚:德州华源那边用的基本上都是德昌的。
李汉利:德昌的我们也有。
鲍智波:王总,万宝的纺纯棉的还可以。
王果刚:所以你要根据不同的特点来定。
李汉利这次上的这两万多锭主要是为了差别化这一块,全部用四罗拉的紧密纺装置。
 
我们能做高配比的特殊品种,代表了我们的技术水平。
王果刚:李总,这次你给我们提供点纱样,40s精梳纱的纱样有吗?
鲍智波:有的。
王果刚:鲍总,你给我们拿一个。李总,现在纱线网慢慢的变成一个买纱、卖纱的焦点,我们那边专门有一帮人在接待买家的咨询电话。最近,他们也提了很多的要求,现在是纱厂牛。5月份,我们会带七八十个买家到山东来一趟,在济南。
李汉利:在济南有个会吗?
王果刚:对,在济南的舜耕山庄,5月的13、14、15号。
鲍智波:王总,纱管有什么要求吗?
王果刚:能测10万米纱疵就行,你先给5个筒子给我。我要解释一下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现在纱线不好买,很多买家都在寻找好一点的纱厂,他们都想了解现在新出来的纱厂的纱线质量到底怎么样,因为他们已经很厌烦了我们给他们推荐的那些,老是推荐无锡一棉、安徽华茂,大家都知道的,他们的纱也不一定就能买的到,价格也不低。我们想寻找质量不错的,但是我们还不知道的,价格也比较实惠的这种纺纱厂,经常有人来问我们的。第二个,买家还经常来问一些特殊品种,到底谁在做一些特殊品种。这些都是很热门的,经常有人来问的。你们给我一个产品目录、产品介绍,作为纱线网,我们可以帮你们做宣传推广,让买家都知道这件事情。为什么要向鲍总要一个纱样呢,因为我们与乌斯特合作在做一个叫“中国纱线质量排行榜的事情,将来所有的品种都会在纱线网有一个质量指标的排行。
李汉利:差别化产品有没有呢?
王果刚:有的,只要有的品种,我们将来都会有一个质量排行。
李汉利:所有的差别化产品你们以后都会建立质量排行吗?
王果刚:是的,现在一系列的,只要是热门的品种,客户欢迎的品种都会做一个排行。像你的这个纱,我估计你们是独一无二的,现在还没有其它厂家能做到。我还不知道有用棉纺设备能把羊毛做到80%,而且是和锦纶混纺的。还有就是麻,麻能做到50%非常难的,一般是做到20%、30%。
李汉利:不止50%,我们能做到80%,给嘉乐做的。
鲍智波:是的,80%的麻,20%的毛。
王果刚:多少支的?
鲍智波:10s的。
王果刚:最高能做到多少支,比如50/50的?
鲍智波:我给双利做的55%的麻,45%的棉,是50s的喷气。
王果刚:是吗,能做到50英支,很厉害!那这个质量排行建立起来,你们就始终是排在最前面了。鲍总,你是管技术的,指标测好以后,我们会把指标全部反馈给你,你可以有个比较。这次我们测了以后,发现其实国内有一批厂家的质量是非常好的,但是人家不知道。我们最近测了有一家厂,河北滏澧纺织,质量非常好。
鲍智波:是新厂吗?
王果刚:不是的。
李汉利:质量达到一定水平后稳定了。
王果刚:是的,但是现在买家不知道。是这样的,买家只会问你有没有能力达到他要求的水平,但是这标志着你的技术水平,虽然有时候买家不一定要你这么高的水平。
李汉利:是的,就像我们这个80%的羊毛、20%的锦纶,真正的要卖给多少买家那不现实,只能说代表我们的技术水平。
王果刚:前天我们在鲁泰,刘子斌说他们做的300s的纱,做出来的衬衫是5千块钱一件,成本就要好几千块钱了,太贵了,没什么人买的。
鲍智波:王总,即使买了,也不能穿的。
王果刚:是的,实用意义不大,300英支的纱线截面的纤维一共只有20根,20根纤维少一根就变异系数就差5%。
鲍智波:是长绒棉吗?
王果刚:埃及长绒棉,做成衬衫要三股的,自动络筒都没办法做出来,筒子都没办法形成
李汉利:像羊绒这一块,现在七八十万块钱一吨,我们能做到20s,100%羊绒都能做出来,但是谁要买这个纱呢,七八十万块钱一吨,但是能做出来代表了技术水平。
鲍智波:现在车上做的是10%的羊绒、90%的长绒棉的股线。
 
我们的车间按品种一块块分开,产品品种齐全。
王果刚:我还是这个观点,我建议你们,如果说你们真的定下来,作为你们的企业定位,你就打出5万锭来对外宣称,这5万锭是中国最大的一个专门做多纤维、差别化纤维混纺的车间,专门接各种纤维混纺,要推出主打产品—— 80%羊毛、100%羊绒都能做,50%的麻能做到50英支,就宣传这个,单子会源源不断来的。我分析一下,你们前面说的那个要做大豆纤维的人,为什么他跑了一圈没人做,不是说不能做,很多企业技术上是能做的,但是吃不消做的。原来很多人都做过大豆纤维,潍坊四棉做大豆纤维还是很早的,也还蛮有名的,但是后来没做,因为做小批量的大豆纤维不是他的定位,所以就改成还是做大批量的其它品种。现在,如果为了几顿的大豆纤维,他还要专门配棉、设置机台,那就没法做了。李总,你们的厂真的值得好好宣传。
李汉利:王总,你说的5万锭这块,我们早就是这样的模式了,一直是安排得满满的 ,现在这5万锭什么品种都能做。
王果刚:哦,已经是品种齐全了?
李汉利:对。
王果刚:这个是不容易的,除了你们之外,国内还没有这样的厂能够5万锭什么都做。
李汉利:这5万锭里面包括客户一开始打样品,后来到大批量。5万锭里面如果都做小单子,我们就没钱赚了。现在接的有些单子还是比较大的,比如莫代尔/棉的,我们一个单子就有50吨,还有竹节的也比较多,其余的还有做腈纶的。
王果刚:李总,我要是客户的话,要是有个50吨莫代尔/棉混纺的单子,我还不敢下给你。
李汉利:为什么呢?
王果刚:因为你说是放在差别化的车间里,不放心。
李汉利:你可以去看看,我们的车间是一块一块的。
王果刚:所以你要宣传,有一块是做各种小批量的,也能接稍微大一点的差别化的东西。现在莫代尔变成常规品种了,如果说把莫代尔50/棉50混纺放在差别化车间里面,我肯定不放心的,对不对?
李汉利:我们现在车间有4个。
王果刚:你要宣传你的特点——可以分开的,你的车间是可以划开、分开的,不同的品种放在不同的地方,所以你也别说18万锭,我觉得你如果说18万锭反而还有负作用,可以说我整体上有18万锭,其中有5万锭是专门做差别化系列的。
李汉利:你看怎么宣传好就怎么宣传,反正我们是实实在在的做好纱线的。
王果刚:我听明白了,这个很有卖点,宣传出去,买家会很有兴趣的。到目前为止,我听了这么多的企业,你是最能够接这种复杂单子的企业。一般的企业说能做,但是做下来是个很小的单子,他吃不消做的,要专门为你安排订单,安排机台,要划开,还要将机器上的东西弄干净,专门为你这个品种生产,一般的企业做不到的,要停下来的。
我们要好好的帮你们宣传,让有针对性的买家知道这件事情是很有意义的,而且要让整个行业里的人都知道。有时候是这样的,让同行知道也没关系。大家都知道三阳就是做高支纱的,三阳已经这么厉害了,那我就不做了。很多企业看了三阳的设备以后,做高支纱的就放弃掉了。你这里也有这么一个情况,就是你不但要让买家知道,你还要让同行知道:我商河有18万锭是做差别化纤维的,你们不要来跟我碰了。你要有这么一个效应。
鲍智波:我们的优势是我们的车间是一块块分给开的。
王果刚:是的,所以我刚才就问你们是整个一块还是分开的。把优势都说清楚了之后,所有的买家都知道了,要下这种小单,或者换个品种都会找你们,往往这种小单不计较价格的,只要你能做出来,没有人做。
 
每个品种都要签字认可才能开车生产,生产管理采用“无缝管理”。
王果刚:李总,你也是六十年代人吗?
李汉利:我68年的,属猴的。
王果刚:鲍总,你是六几年的?
鲍智波:69年。
王果刚:哪个学校毕业的?
鲍智波:青岛纺院。
王果刚:我们是校友啊,你是哪一年毕业的?
鲍智波:93年,你是我的师兄了。
王果刚:但你的技术比我厉害多了。问一下,方便说一下你们的客户吗?
李汉利:我们现在和即发联合开发20多个品种。
王果刚:即发是圆机吧?
李汉利:是的。
王果刚:将来你们形成特色的话会很厉害的,但是也很难的,李总,不是那么容易的。
李汉利:我们现在的装备首先是没问题的,如果说难,就是我们的鲍总辛苦,我们的工人辛苦。
王果刚:一个是辛苦,还有就是管理上是比较复杂的。
鲍智波:我是过来人,所以我就得意识到这个是难的。
王果刚:但是,你如果闯出来,就闯出一条路子来了,因为没有人做这个事情。聊到这一点,原来我们浙江有一些企业做色纺纱的,是可以借鉴的,你们不冲突的,我们浙江色纺纱批量最小到什么程度,一台细纱机两面是不同的品种,不同的颜色。
鲍智波:相同的支数,不同的颜色?
王果刚:对,是一个系列里的两个颜色,要做到这个程度,但是不能搞混了,一搞混全完蛋。
鲍智波:颜色多,回花就多,管理困难。
王果刚:是的,回花成问题。色纺厂,回花是没办法分的,这个管理太难了,把所有的回花弄到一块做一个副牌纱,做袜子,将来这个袜子里有羊毛、羊绒都不一定。
鲍智波:王总,回花一点都不碰到别的纤维太难了,谁都做不到,每天下车间以后,我都是先看回花的情况,回花的分类回收,这个也反映了一个企业管理的状况。
王果刚:鲍总是行家,回花恰恰是最头痛的问题。
鲍智波:王总,关于回花这一块,我们有我们独特的方法,效果很好。
王果刚:那你很厉害,色纺厂做这种品种,回花是很难处理的事情,而且工人要非常小心,不能弄混。
鲍智波:是的,要非常小心的。
王果刚:所以,难也有好处的,越是难,其它企业就不敢来做的,你只要走出来这条路就能成功。
鲍智波:越难越有竞争力。
王果刚:这件事情纱线网会帮你宣传的,行业里绝对是个典范。这个宣传是宣传你的特点,我觉得倒不一定是某个人,而是你们企业里的这种文化,这种模式。这样的企业值得大家去跟你合作。
李汉利:昨天晚上一个客户打电话过来,很急很急的,是国外公司的一个单子,我们从原料的采购,到试样,再到批量生产,昨天晚上忙到9点。
鲍智波:是的,车间主任,包括回花这一块的人召集到一块开会,商量决策制定规则。
王果刚:你这个很有特色,现在对于一个企业,它一定要有特色,要有和其他的企业不一样的地方。
李汉利:每个单子生产时的一些注意事项,一人一份拿回去随时对照标准,每个工序什么人上的,都要签上字,不签字不行。
王果刚:都有责任?
李汉利:对!我们称这个管理方法叫“无缝管理”!
鲍智勇:每个品种都要签字认可才能开车生产,生产管理采用“无缝管理”。所谓“无缝管理”,就是生产中的所有事项均有责任人、检查者及考核办法,真正做到有检查、有落实、有监督、有考核。
另外,交接班制度是我们生产管理的一项非常重要的内容,它能使员工非常自觉地把自己份内的事做好,养成良好的工作习惯。员工都是每天提前一个小时交接班。接班时,每个人都要按自己的交接班表格进行检查,表格上记录着所有要交接班的内容。短暂的班前会后以细纱为例,交接的内容有:皮辊有无损伤;皮圈有无明显破损或缺失;粗纱是否换错;有无空粗纱现象;断头是否超标;各种标识是否完整;机台、容器、辅助设备等是否损坏等。每个工序,每个细节我们都有负责人,交接班的时候全覆盖交接,大家互相监督,整个生产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王果刚:你们的企业很有特点,我可以帮你介绍很多买家过来。
李汉利:好的,谢谢纱线网,谢谢王总!
(责任编辑:小编)
下一篇:

雪上加霜!江浙重要纺织市场,又开始限电了!

上一篇:

中国纱线网走进浙江锦峰纺织机械有限公司

  • 分享到
免责声明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service@chinayarn.com